? 第七章 群雄云集-武林欲帝 ag亚游手机版|官方,火爆ag视讯网站|开户,ag平台大全|优惠

武林欲帝

第七章 群雄云集

渣子李2017-4-8 23:53:43Ctrl+D 收藏本站

????凌啸天与旷如霜携手而回,此刻凌啸天的心境已大为不同,一掌击毁破砖窑算是对自己过去的彻底告别。请牢记本站域名:小说1234 旷如霜也是兴致颇高,她来自贫寒的天山,虽然曾来到过南京城,但是那次是为追杀闻人恨,很快就回去了,这次过来又忙于在醉仙楼里分析情报,还没有好好地感受到金陵帝皇州的繁华,此次与爱人把臂同游,自是兴致勃勃。

????南京城内,人群熙攘,车水马龙,一派繁华景象。年逾三十的绝色妇人像个小女孩一样左顾右盼,一脸好奇之色。旷如霜的师门绝学“冰晶诀”本来就是绝顶驻颜美貌神功,她本来就天姿国色,再加上凌啸天的雨露恩宠滋润,和乃女祈雪一起在凌啸天怀里就象孪生姐妹一样。

????大街之上人流如潮涌,旷如霜拼命把身子往凌啸天怀里挤。看到凌啸天能怀拥如此倾城绝色,过路之人皆是眼光如刀,妒火万丈。凌啸天正想拉旷如霜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嗒嗒嗒”马蹄声一片由远而进,疾速而来。看着路人东逃西闪,凌啸天也不欲生事,轻轻拉过旷如霜闪在路旁冷眼相瞧。

????几个相貌粗豪的彪型大汉簇拥着一个少年公子转眼即到眼前,那公子衣衫华丽,容颜俊美,眉目间更有三分书卷之气,端的好一个浊世翩翩佳公子。“是山东豹突山庄的少庄主,云帆,一手流云拂穴据说出神入化。”旷如霜在凌啸天耳边轻轻道。

????云帆远远一眼看见凌啸天怀里那绝色倾城的旷如霜也明显的全身一震,眼光留恋处竟再也移不动了,马到跟前不自觉得一勒缰绳,和几个手下俱停在路间。凌啸天暗中大摇其头,果然是红颜祸水。

????云帆下马抱拳道:“在下云帆,乃山东豹突山庄少庄主,路上见到两位璧人的绝世风采,实是不胜之喜,请问这位兄台高姓大名?小弟不才,倒是愿意结交的很呢?不知兄台意下如何?“

????凌啸天暗怒分明是冲着霜儿来的了,居然敢当面打别人女人主意,这云帆究竟是纨绔子弟还是故意为之。当下还礼淡淡一笑:“不敢不敢,在下姓凌名云。此乃在下的爱妾凌霜。”凌啸天为免天山派的人来找麻烦,毕竟自己抢了他们的少夫人与女儿,故一直让旷如霜、祈雪以凌霜凌雪的名字行走江湖。加上不想现在就公开身份,自己也用了一个假名。

????云帆依旧笑容可鞠:“原来是凌兄,久仰久仰”

????凌啸天笑道:“在下一个江湖草莽,又有谁会久仰了呢?云公子取笑了。”

????那云帆忽然双眼中精光一闪,正色道:“以凌兄这等风采,也叫江湖草莽,那我岂不是行尸走肉了。凌兄,今见两位风采,必是身怀绝技之人,豹突山庄在江湖上也素有威名,不至于唐突两位,不如就让在下做东,好好招待一下两位。两位意下如何?”

????凌啸天一笑,这是要招览了:“多谢云公子的错爱,只是我们闲云野鹤惯了,而且我闪确实不是什么有本事之人,还是算了。请牢记本站域名:小说1234 云公子从济南风尘仆仆赶来这南京城,必有要事,就不打搅了。恕在下失礼,如若有缘,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赔罪”当下携着旷如霜施施然而去。

????云帆死死地盯着旷如霜那摇曳生姿的隆臀,狠狠地吞了口唾液,对身边的人道:“去,查出他们两个的来历,还有住处。如斯美人,岂能错过。”

????“少庄主,此次事关重大,庄主吩咐不要节外生枝。”一个大汉道。

????云帆面色不善地看那个大汉,神情变幻了一阵,终于不再言语,驾马而去,那几个大汉匆忙跟上。

????凌啸天耳根耸动,将云帆主仆刚才的对话尽收耳底,居然敢觊觎我的女人,他对这云帆动了杀心。不过连豹突山庄也来了,这次的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旷如霜在凌啸天耳边道:“那云帆听闻风流好色,家中已有几房妻妾,却依然在外沾花惹草,与江湖几名侠女都有着暧昧不清的关系。”

????凌啸天怒道:“啊,像这样不尊重女性的人渣就应该被碎尸万段。等着我替天行道吧!”

????旷如霜玉手在凌啸天腰间扭了一记,嗔道:“爷,你也好意思说别人,你对我们两母`女`做的事不就更应该被替天行道吗?”

????凌啸天大义凛然道:“我那是拯救受苦女子于虎口,跟那姓云的伪君子做的岂可同日而语。”

????旷如霜笑得前府后仰:“坏爷,什么话都是你说了。”她笑起来的样子简直让整个长街的时间都刹时间停顿下来一般,男女老少全都看得眼花缭乱,目瞪口呆。让凌啸天也心神难耐,挽着她的小腰肢施展轻功绝尘而去:“好了,快点吧,霜儿,不然‘清明雨露香’的功效就要散了。”

????“爷,你真坏……”空气中只余下妇人不依的娇嗔。

????……………………………………………………………………………………………………

????那边厢,云帆等数骑疾驰到城东的一座小别院,几人下马进院,只见大厅的正面,有一张大桌,桌前端坐了三个人。中间的一个身形魁梧的老人,双目炯炯有神,太阳穴高高凸起,显然是一个内外兼修的武林高手。左旁的一人,一脸虬髭。牛高马大,双拳大若人头,一看便知是力大无穷的勇士。右旁一人,面白无须,手执儒士扇,但指骨长而有力,气态悠闲。

????见云帆进来,一齐站起,朝云帆一拱手。云帆急忙回礼,惊道:“几位前辈,实在是折煞云帆了。”

????“云少庄主,乃江湖的年轻俊秀,一手流云拂穴比起庄主据说已经青出于蓝。达者为先,我们这几个不成器的家伙,有什么资格称前辈。”那文士摇扇道,这番话阿谀之意甚重,除了眼前这少年确实厉害之外,更重要的是他的父亲乃雄据山东武林的霸主。听了这番话,那壮汉与老者都不禁皱了一下眉头,但终究没说什么。

????云帆将这情景看在心里,心里不屑。“大手印法”雄老爷子,“日月扇”沈奇士,还有“丈二金刚”仇万丈,这几人纵横江湖数十年,虽然功夫不错,江湖中略有薄名,但是却始终没有成大气候,只能终日在江湖奔波,跟那些雄据一方的武林大豪相比,实在是不值一提。此番“天机图”出世,偏偏此时北地武林风起云涌,豹突山庄暂时抽不出太多的人手,而这几人当年都受过现任豹突山庄庄主的恩惠,都闻言前来助拳。当然更深层意思不外是能得到主持此次事件的豹突山庄少庄主的赏识,成为豹突山庄的一员。

????虽心里不屑,但表面上云帆还是恭敬有礼:“此番天机图出现,帆此次奉父命前来争夺,本来帆孤身一人还倍感忧虑,但现在得几位前辈助拳,信心大增。来之前父亲曾有言,若夺得天机图回,天机图内宝藏几位前辈各得一成。父亲更有言,立得奇功者将不吝山庄护法一职。”

????三人眼前一亮,此番事成,钱财地位将滚滚而来,抱拳道:“必不负庄主与少庄主所托。”

????云帆环视一遍,道:“缘何不见‘神鹰’尚云前辈?”

????仇万丈大大咧咧道:“尚云那家伙,一刻也坐不住,他说要先去长风镖局替少庄主探路。”

????云帆微一皱眉,此刻各方势力都在蠢蠢欲动,这个时候去可能打草惊蛇,实为不智。沈奇士看出云帆心中所想,笑道:“少庄主,不用担心,尚老前辈一身轻功冠绝武林,想来不会轻易被发现的。”

????云帆强笑道:“那是,是在下多虑了。几位前辈,请先入内休息,再过一阵,就要辛苦前辈了。”

????不只此处,整个南京城都暗流汹涌……

????在一处偏避的民居,一肤色如牛奶般雪白的绝美女子正盘腿坐于床`上,女子五官深邃,不类汉人女子,倒是像西南夷族的女子。屋内五毒横行,毒蛇绕于梁,壁虎附于墙,蟾蜍藏于土,蜈蚣行于桌,蝎子卧于床,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奇怪的是这人人惊惧的五毒却始终不敢靠近于那女子周围。

????“吱呀”一声木门打开,又一名女子冲了进来,十五六岁左右年纪,容貌虽比不上`床`上的女子般绝美,但是青春活力,也不失为一个美貌少女。少女所过之处,五毒纷纷躲避,她高兴地对屋盘腿打坐的女子说:“教主,查到了,那天机图果然在长风镖局里。我们这就杀过去吧,只要抢得这幅藏宝图,我们族人就有救了。”

????被称作教主的女子缓缓睁眼:“蓝婷,我告诫过你多少次,做事要小心谨慎,不要这么冒失。现在南京城龙盘虎锯,潜流汹涌,牵一发而动全身,又岂是轻举妄动得了的。”

????少女嘟着嘴道:“教主,我就是心急吗?族人已经到了危急的关头了。”

????那教主道:“越是危急的关头,越要沉得住气。婷儿,你的修养还不到家。”

????少女不满道:“教主,我已经练到‘五毒俱全’的境界了,全教上下除了教主之外再无人是我对手,怎么还不到家。”

????教主无奈道:“丫头,我说的是心性,不是武功。汉人的武功成就远胜我们族人,他们认为心性修为对武学境界的提升是非常有帮助的。我现在学着汉人对心性的修练,发觉确实对我们的武功修为大有裨益。婷儿,到时你也来试下。”

????少女蓝婷道:“汉人,汉人,最讨厌那些口是心非的汉人了。”

????教主知道蓝婷生性跳脱,难以忍受这种枯燥无味的修练,也不多言,缓缓合上眼睛,继续修练去了。

????蓝婷在室里站了一会,感到无聊,伸出玉指一勾,一只红斑蝎子听话地爬上少女的玉手之上,随着少女的皓腕翻转不断地爬来爬去。

????教主感到无奈,唯有睁眼道:“好啦,婷儿,既然你坐不住,那你今晚就去长风镖局探一探风。不过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许看,不准加进去。天机图事关教中大事,不要贪玩而坏了大局。”

????蓝婷雀跃起来,抛下手中的毒蝎,飞一般飘出门去,清脆的嗓音响起:“知道了,教主。”

????……………………………………………………………………………………………………

????此刻,在各方严阵以待时,醉仙楼内却是一片春`意盎然。一对绝色母`女在凌啸天的蹂躏之下求饶声连连,最后都瘫倒在凌啸天强壮的怀里。

????“爷,你实在太强壮了……”霜儿的声音因呼叫大久而变得沙哑**。而一旁她的绝色女儿早就在那强烈的**之中晕了过去,趴在凌啸天身上甜甜地睡了。

????凌啸天一对手在妇人身上上下摸索,绝色妇人的胴体不住颤抖,颤声道:“爷,霜儿真的不行了……”她们两母`女严阵以待,却还是被凌啸天杀得个丢盔弃甲。

????凌啸天邪邪一笑,暂时放过了这对母`女。转头望望窗外,月黑风高。

????“今晚应该有些跳梁小丑忍不住跳出来吧,要不要也参一脚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