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母与女-武林欲帝 ag亚游手机版|官方,火爆ag视讯网站|开户,ag平台大全|优惠

武林欲帝

第二章 母与女

渣子李2017-4-8 23:53:12Ctrl+D 收藏本站

????马车在南京城内最大的酒楼——醉仙楼后院停下,车停下,人却未下。请牢记本站域名:小说1234 马车上不住地轻微颤动,两个守在车门旁的双胞胎美婢面色绯红,低着头,仔细倾听,还能听到车厢内雪夫人那细若箫管的吟叫声,不禁都在心暗骂那个荒唐的老爷。但一想起老爷平时对自己的坏,又都感到燥热不已。只有马车车夫座上的昆仑奴阿穆依然稳如泰山地坐着,一点也不为所动。

????随着车厢里雪夫人的一声已经尽量压仰的尖叫,车厢的颤动终于停了下来。众美婢终于松了口气,雪夫人年龄常稚,身子娇嫩,老爷一向怜惜雪夫人。如果换成霜夫人在车里,恐怕就不会完事这么快了。

????车厢门打开,凌啸天抱着全身软成一滩粉泥的雪儿下车,将雪儿交给旁边待候的那两个双胞胎美婢。

????凌啸天说:“夫人舟车劳顿,有点疲惫,先带夫人去沐浴。”

????双胞胎美婢同时嘟起了红艳艳的小嘴:舟车劳顿?谁信啊,分明就是老爷使坏。

????跟着他这么久,凌啸天当然知道两个古灵精怪的美婢在想什么,伸手分别捏住两个美婢的左右粉腮,笑道:”瑶儿,冬儿肯定又在小脑瓜里腹诽老爷我了吧。”

????两个美婢同时开口说:“怎么敢,老爷名震江湖,我们姐妹俩只是个小丫鬟罢了,怎么敢有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呢。”说是这样说,但两婢那两对一模一样的灵动大眼却是满不在意地瞟了瞟凌啸天。

????凌啸天笑骂道:“两个小丫头,整天古灵精怪的。”说着扬手在两美婢的小香臀上各给了一巴掌。在两个美婢的小小尖叫声中大笑离去,双胞胎美婢齐一跺脚,扶起雪儿去浴室沐浴去了。

????走近醉仙楼后院大门,不及老总管赵中厚迎上来禀报说已经包下了整个后院,霜夫人现在正在二楼。我点了点头走上二楼临秦淮河的一间卧室,只见窗边站着一个年约三十的美`妇人,美目望着繁华的秦淮两岸,美`妇人头带银色发钗,一眼看去,显得雍容华贵,名贵的薄纱丝裙与全身散发的气质相得益彰,把她美好的身材展现无余,胸前浑圆高挺,仿如要破衣而出似的,美妙之处在纱裙之中若隐若现,**如蛇,摇曳如杨柳,浑圆的臀BU在单薄的纱裙凸现她完美的线条,浑身散发着**成熟诱人的气息。眉目间跟雪儿有几分相似,仿若一个成熟版的雪儿。

????凌啸天轻轻走上前去,一把将那美人搂住,那美`妇娇躯一颤,闻到那阵熟悉的男人味道,旋即全身都软在了男人的怀里,低声道了声:“爷……”

????凌啸天吟道:“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请牢记本站域名:小说1234 霜儿,现在虽然未到秦淮唱晚之时,但是这秦淮两岸的繁华却是已经远胜你长大的天山呢?”

????怀中美`妇点头道:“嗯,江南风物确实不是贫寒的天山可以比得上的。贱妾八年前也有幸来到这金陵这地一睹,着实让人留连忘返呢?”

????“八年前?”凌啸天微微一笑,脸上露出怀念的神色,“八年前,就在这南京城内,这醉仙楼下,也是我第一次见到霜儿你呢?”

????美`妇一惊,咤异道:“怎么可能?为什么我一点记忆也没有呢?爷也在这南京城中住过吗?”

????凌啸天哈哈大笑,将头深埋于妇人的乌丝,嗅着妇人身上的肉香,道:“那时候‘白衣冰剑’旷如霜女侠的侠名声震武林,与‘天山飞龙’祈天南正是当时名动江湖的神仙侠侣,怎么可能认识到我当时这个一个无人理会的孤儿呢。”

????美`妇旷如霜面露哀怨:“爷,不是说过不要再提那个男人的吗?”

????被抓到命门的凌啸天立马举手投降:“好,好,是爷的错。”将旷如霜抱起到案前,放在**之上,对着妇人的娇艳欲滴的红唇深深一吻,直至旷如霜喘不过气来才分开。

????旷如霜脸红欲滴:“坏爷,总是用这种方法来转移视线。”凌啸天邪笑道:“夫人心中还是不满啊,那好且看为夫再施手段。”一对色手正向着妇人的两腿之间摸索而去。旷如霜全身剧震,软倒在凌啸天怀里:“爷……”

????将旷如霜搂在怀里肆意轻薄了一番,虽没真上**,也让美`妇娇喘吁吁,全身汗渍了。旷如霜躺在凌啸天怀里喘息。凌啸天一手扶着绝色妇人,一手翻着案上的宗卷。怜息道:“霜儿,辛苦了。舟车劳顿赶来,又连夜分析情报。昨晚没休息好吧。”凌啸天看得出旷如霜眼角的丝许疲倦。

????旷如霜摇了摇头:“一点不辛苦,此次的事情事关重大,累一点是应该的。”

????凌啸天看着手中的情报,冷哼一声:“看来这次真是来了不少数人物啊,南京城本地的帮派就不说了,个个都在磨拳擦掌。外面来的也是个个非同小可。连西南的五的毒教也参了一脚。虎踞龙盘石头城,这次看来真有一场龙争虎斗了。”

????旷如霜不无担忧地说:“爷,这次的事凶险万分,就算是爷也要万分小心啊。”

????凌啸天大笑:“几个跳梁小丑,我还不太放在眼里,只是看着霜儿为几个小丑而劳累,才真是让爷心疼的。”凌啸天香了一口怀中妇人,将她抱起到牙帐之内,“现在,霜儿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一番,等醒来爷还有你好好服待呢?”说罢还在绝色妇人的大馒头上抓了一记。绝色妇人大羞:“爷,你真是的……”

????大门打开,一道白色的身影冲了进来,大声叫嚷:“爷又在偏爱娘了。”来人正是凌啸天的另一房宠妾“天山飞龙”祈北的女儿祈雪。雪儿一身白纱随意披在肩上,姣好的胴体若隐若现,头发还带着湿意,显然是刚沐浴完就冲上来了。

????听到“娘”字的时候,凌啸天明显感到怀里的旷如霜轻轻抖了一下,一双秋水为神的杏眼也迷茫起来:“爷……”她在我耳边的娇语是那么的羞涩无力。“又害羞了?要不要我现在就疼你呢?”凌啸天双臂用力把她搂紧了调笑:“你本来就是雪儿的娘呀那又怎么了?”

????祈雪不顾身上还湿,钻到了大床之上,道:“就是,爷明明有了我了,还不肯放过我娘。”

????凌啸天邪笑道:“谁叫你的娘美得如此惊人,艳冠群芳,爷当然忍不住了。”

????祈雪跳到凌啸天身上不依地扭动着:“难道雪儿就不美吗?”

????凌啸天看着怀里两团火般倾国倾城的母nv花,当然也是按耐不住,露出一脸淫贱的笑容拥着她们:“当然美了,所以我才不顾一切也要将你们母nv收入怀中吗。最记得的就是当时第一次占有雪儿时的情景了,那时啊……”说着,凌啸天舔了舔嘴唇,一幅品尝着天下美味的模样。

????祈雪大窘,粉拳不断地向凌啸天招呼:“爷,你真是坏透了……”

????“好了,好了……”凌啸天安抚好怀中的小美人,运用内力将雪儿全身的水气蒸走,“你们一个连夜赶路,一个昨晚没睡好,熬坏了你们两个美人怎么办,现在给爷好好休息。爷还有点事要出去走走,回来再收拾你们两个。到时两个宝贝身上还有一丝衣服的话可要受罚的哦。”说得两女面红心跳后,凌啸天踱步下楼去了。

????牙帐之内一大一小两个绝色美人相拥而眠。

????祈雪轻声道:“娘,爷今天好像有心事呢?”旷如霜点头道:“嗯,这南京城应该有爷的很多回忆吧。刚才他还说就是在这里第一次见到娘呢?”

????祈雪不满地道:“爷每次都是偏心娘,什么事都跟娘说。爷在南京城的事我就从未听爷对我说起过。”

????旷如霜将怀中的宝贝女儿紧了紧:“不是爷偏心娘,是娘比较细心,爷说过的话娘都记在心上,从中得知一点爷的过去。你啊老是这么大大咧咧,刁蛮任性。幸亏爷一直宠你,不然我都担心你这丫头能不能嫁出去。”

????祈雪扭着娇躯不依道:”爷才不宠雪儿呢,爷最宠的就是娘,爷就知道欺负雪儿。从第一次见面就欺负人家,人家还不认识他呢,就对雪儿动手动脚。当时人家雪儿都样求爷了,爷还是不肯放过雪儿……”说起第一次被凌啸天占有的情景,雪儿羞得满脸通红,但眉宇间却有一种满溢的幸福。

????旷如霜听得满身燥热,不禁联想起自己第一次被爷强占的情景,那时她已经是有夫之妇,更身为人`母,但是那个强悍的男人却根本不管不顾,强行占有了自己。不过如果不是这样,也没有她们母nv俩现在的幸福。尤其是有过一次失败婚姻的旷如霜更清楚凌啸天这样一个宠她爱她更能满足她的男人是多么的难得,所以即使不顾伦理,她也要与雪儿一起服侍这个男人。

????旷如霜道:“雪儿,你还小,爷这种男人是我们女人的最大魔星,也是最大福星。能得到爷的宠爱是你最大的幸运,娘最大的遗憾就是将身子给了那个可恶的男人,只能已残花败柳之躯待奉爷。但幸亏还有你雪儿,雪儿一直刁蛮任性,但是现在爷要干的是一件大事,这个时候要记住不要耍太多的小性子呀!”

????祈雪搂住旷如霜道:“娘是最美的,才不是残花败柳,爷是最宠爱娘的。那个可恶的男人我根本不认是我爹,爷不同,爷是全天下最好的男人。”

????旷如霜爱怜地抚着祈雪的秀发:“好了,好了,不多说了。赶了这么长路也累了吧,好好休息一下,呆会还要侍候爷呢?”说着想到之后的荒唐,那张艳绝天下的脸已是红如晚霞,怀中的女儿也跟娘没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