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75章 杀机一闪而过-武林欲帝 ag亚游手机版|官方,火爆ag视讯网站|开户,ag平台大全|优惠

武林欲帝

第1375章 杀机一闪而过

渣子李2017-4-9 19:11:5Ctrl+D 收藏本站

  尤其是这断了手臂的人还是他儿子的时候,他就更加地不能原谅了,他必须要找几个人工泄一下心中的怒气,不然他会发疯的。

  果然,在做完这一杀人举动之后,郭天生又恢复了昔日的光彩,他虎目之中陡然射出了一抹精光,他对着郭子生道:“子生,你不用怕,爸爸已经将这些废物全部杀了,爸爸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爸……”郭子生嘴里发出了咕咕的声音,“我……好痛苦……”

  郭天生的心都在碎了,不过他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将来还要指望着他传宗接代呢,虽然他双手没有了,可是那命根子还在,现在郭天生什么都不想了,在有生之年,能够让郭子生为郭家留下一丝香火,已经是他最大的心愿了。

  “爸……我好痛苦……”

  郭子生喘息的声音,落在了郭天生的耳朵之中,如同针扎一般的难受!

  “子生,你不要想太多,一定会没事的,爸爸为你找最好的医生……”

  说到最后,连郭天生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了。

  “爸……求求你……杀了我……我好痛苦……”

  郭子生用无比渴求的目光看着他老子,当死都变成一种奢求的时候,那是一种多么悲哀的事情啊。

  “子生……”

  郭天生看着自己的儿子,眼泪不住刷刷流着。

  子生已经生出了死志,那是谁也改变不了的,除非能够让他重新接回双手,让他减轻痛苦,不然就算现在让郭子生苟活,恐怕等过些时日之后,他也一样会去寻死……

  这一刻,昔日威风凛凛的郭家主,却是老泪纵流,在场之人无不动容,原来,不可一世的郭家主,也不过只是一个可怜的父亲罢了。

  “爸,求你……”

  郭子生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他忽然闭上了眼睛,不再看众人一眼。

  郭天生知道,儿子这是已经做好了等死的准备了……

  “子生,一路走好……”

  无声地流泪良久,郭天生忽然说出了这句他最不想说出口的话,只是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有些哽咽。

  不过,他最终还是缓缓举起了手中的枪,而郭子生此时的脸上,却满是平和,似乎他正在享受着死亡,只要他老子这一枪落下去,那么他就可以得到解脱了。

  只是,郭天生举起的手,却是久久没有开枪,只是一个劲犯的颤抖着,始终没有扣动那一个板机。

  世间又有多少人,能够对着自己亲生儿子开枪的?虎毒尚不食子,何况是人?

  “大哥……让我来吧……”

  一旁的刀爷实在看不下去了,便上前一步,欲夺过郭天生手中的枪。

  虽然他自己也是于心不忍,可是看到大哥这个模样,他还是决定替大哥送子生这最后一程。

  “不!子生是我生的,我当然有义务送他这最后一着!”

  郭天生拒绝了刀爷的好意,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手指扣动,枪响。

  郭天生愤然转身!

  “给子生厚葬!”

  郭天生只留下了这句话,然后便转身大踏步而走。

  是时候应该算一算总账了!

  想他郭天生在港省不说只手遮天,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大亏?郭天生在心中默默发誓,不将那个凶手惩法,他就不姓郭!

  “阿福,这些事情交由下人去办,你跟我来。”郭天生对着后面的福伯道。

  福伯便不再支声,默默跟随着郭天生而去,他当然知道接下来老爷会做什么,郭家也到了要算一算总账的时候了。

  “到底是谁杀了子生?”出了地下室之后,郭天生直截了当地道。

  “据说是少爷手中的那个少女的哥哥,好像叫做叶凡……”

  福伯回忆着道。

  “哼!不管他是谁,我要灭他全族!”

  郭天生打断了福伯的话,现在不管有理没理,也不宣谁是谁非,都只有一个事实摆在面前,那就是子生已经死了,那就够了。

  这个叶凡,哪怕是天王老子,也一定得死!

  “阿刀。”

  刀爷上前一步,大声道:“在!”

  “你马上召集人手,带上家伙,老子要杀人!”

  郭天生眼睛里射出了一抹寒芒!

  “是!”

  刀爷应命而下,大刀帮可是港省里数一数二的大帮派,光是常驻小弟,就足有好几百人,如果每个手里拿家伙的话,这可是一支不小的武装力量了。

  哪怕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姓叶的给找出来!

  此时,江家大厅之内。

  叶凡,傻妞,江雪三人负手而立,而他们的对面,则是坐满了一众大大小小的老者,而最其中的一个童颜鹤发的老者,赫然正是江雪的爷爷江海生,也是江家的当代家主。

  他此时一手有节奏地敲击着桌子,似乎在做着什么难以决断的决定。

  “雪雪,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江海生直到现在,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就在刚才,已经出走半年的孙女突然间就回江家了,但是她这一次不是回江家跟郭家联姻的,而是带来了一个男人。

  一出口,就直接说这个男人是她的未婚夫,这次回江家就是为了取消郭家联姻的事情。

  “是,爷爷,他是我的男人,我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江雪大胆地说道。

  在来之前,她已经跟叶凡说清楚了,既然要用叶凡来做挡箭牌,那干脆就说开一点好了,也好让爷爷他们死了这条心。

  “什么?江雪你这个死丫头怎么能够乱了江家的规矩?你还要不要脸了?”这时候,从旁边突然蹿出了一个大妈来,指着江雪的额头就劈头盖脸地大骂道。

  “就是,江雪,你这样做,把江家的清誉放在哪里?怎么还有脸来做江家的继承人?”那个大妈旁边的一个帅小伙也站了出来,跟大妈一个德性指着江雪的鼻子开骂,一副悼心疾首义愤填膺的样子。

  “我……”江雪得脸色发青,可是却一时间又说不反驳的话来。

  只是拿眼看着爷爷,但是一向疼爱她的爷爷这时候也选择了沉默,好像老爷子也为江雪这样卤猛很生气。

  叶凡一把扯过了江雪,将她搂在了怀中,冷冷地注视着这两个指着江雪的人,道:“他们是谁?”

  江雪道:“她是我叔婶,他是我堂哥。”

  “哦?就是那时候你爸死了,第一个站出来抢你继承人身份的母子?”叶凡冷冷地看着这二人,眼睛里杀机一闪而过。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